喝金种子酒,品味人生

2022-08-17
摘要:  小时候不见父亲喝酒,还以为是父亲不爱酒,等听到母亲说起父亲的丰功伟绩才知道,父亲不是不爱,只是能忍。   父亲也不爱去家族酒局,我原以为是父亲喜静,等父亲一群好友来家探望才知道,家族酒局不只为庆祝团聚,也是一场家境比拼。   在我幼时,我家是族里的清贫人家,每当族里办酒席,我总是最快乐的,而父亲则

  小时候不见父亲喝酒,还以为是父亲不爱酒,等听到母亲说起父亲的丰功伟绩才知道,父亲不是不爱,只是能忍。

  父亲也不爱去家族酒局,我原以为是父亲喜静,等父亲一群好友来家探望才知道,家族酒局不只为庆祝团聚,也是一场家境比拼。

  在我幼时,我家是族里的清贫人家,每当族里办酒席,我总是最快乐的,而父亲则是最愁闷的。即使在宴席正酣时,父亲也只是坐在不起眼的位置,看我在席间乱跑,看族里长辈哄我吃沾了酒的肥肉。

云图片

  很多时候,父亲都是找个理由提前离席,拉着我的手沿着田埂慢慢走回去。回家的路上,父亲的脸色总会变得轻松舒缓,时常是揪根狗尾巴草逗我玩,或是叮嘱我不要随意吃别人给的东西,也不要随意拿。

  后来酒席吃得多了,时间过得久了,我也渐渐明白了父亲“不吃嗟来之食”的隐意,也看到了父亲座椅位次不断靠前,从陪到副到主的轮升。此时的父亲已成了族里有名望的长辈,我家的状况也愈发好转,唯一与以前一样的,是父亲从不在席间饮酒。

  这些年里,父亲偶尔饮酒,都是在家里,喝的是自己买的金种子。这种酒有历史、有故事、有滋味,父亲一品就能品很久。后来我也陪父亲喝过几次,喝得开心了,父亲也跟我说起他喝金种子酒的感受来:“纯粮酿造的金种子酒柔和适口,入口似一线,清香回味存于口中,即使是盛酒空杯,余香也是久久不散。”

云图片

  酒如其人,父亲爱的酒也如父亲一般,既锋芒内敛、淡泊自持,也甘于沉淀、自酿留芳。在父亲的饮酒史、饮酒事中,我品出了人生的酸甜苦辣,看到了人在岁月时光中的“起承转合”。一种酒,一种情,不知我人生的酒味,又是如何呢?